www.xy18app

“王爷!你当初说过要守护雪姐姐生生世世,可你如今却留下了她一人,你让她今后怎么活下去?”

“主子!楚皇已经在王府中等你。”

轻枫来到墨雪渊面前,拱手,恭恭敬敬。

墨雪渊抬眸,遗王府几个字一场刺眼,如同曾经的澜王府一样,墨雪渊走下马车,径直走向大厅,她不用再去认识这个新的地方,因为这里是澜倾遗留给墨雪渊最后的依靠。

清灵搀扶着怀有身孕四个月的墨雪渊,轻枫带着幽冥的人跟在墨雪渊身后,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走向大厅。

来到大厅门口,墨雪渊停住脚步,抬头,一眼便看到了大厅中,正在焦急等待的身影。

一如既往修长的身影,透着九五之尊的高贵,王的沉稳,他俊美的容颜,夕阳洒在他的脸上,他还是如此良儿喜欢上他的时候一般,那样的让人深陷沉沦。

墨雪渊没想到,曾经她背叛良儿,害死良儿,她答应过要给良儿报仇,如今她却要违背当初的誓言,找他前来有事相求。

命运给墨雪渊开了一个玩笑,让她死了一次的心再度为了澜倾遗和复仇活了过来,可是她如今,失去了澜倾遗,复仇演变成为了相求,上天,你便是这样捉弄我的吗?让我两世不得好命。

“良儿!”

楚煜转身,看见门口那一席玄白身影时刻,硬生生愣在了原地,惊讶的看着门口的墨雪渊。

墨雪渊抬脚,被清灵搀扶着,走向大厅。

何静晒拍纯真美颜

“轻枫前来楚国皇宫找朕的时候,朕以为这一切都是假的,没想到是真的,良儿,真的是你要见朕吗?”

楚煜看到墨雪渊走进大厅,激动欣喜之意难以掩饰,恨不得冲到墨雪渊面前去拥抱她一般。

可是墨雪渊只是淡淡的看了楚煜一眼,随即小心落座。

楚煜知道,如今的墨雪渊怀有身孕,不方便有所行动,而且还得四处小心,楚煜也不敢妄动。

“这里是来国,你还如此自称朕,恐怕不太合适。”

墨雪渊抬眸,冷冷看着楚煜,语气充满寒冷,如同一汪深潭一样平淡,掀不起一丝波澜,却也没有一丝温度,寒冷得让人从头到脚都好像被冰封了一样。

“是朕······是我疏忽了。”

楚煜低下头,眼眸划过一抹淡然,嘴角无奈的苦笑。

墨雪渊抬起清冷的眸子,淡淡看着楚煜,随即低下了眸子。

“我和你之间的仇恨,不可能改变,此次找你前来,我只是有一事相求。”

墨雪渊抬头,看着楚煜,淡淡开口,平淡的语气稍微有一丝温和,再也不像方才那般寒冷。

“何事?只要你说,就算拱手将楚国让给你都可以,别说一事,千事万事只要你说。”

“呵!楚皇,你以为我还会相信吗?”

听到楚煜如此承诺,墨雪渊抬眸,看着楚煜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无情而又危险,透着仇恨的危险。

“良儿,我······”

楚煜想要解释,可是却无能为力,当初他派人追杀良儿,可是赤裸裸的事实,当初如果不是他如此,良儿怎么会恨他入骨,让墨雪渊代替她找楚煜报仇。

“澜炼想要争夺皇位,想要利用轩月和你楚国和亲一事提高澜炼地位,无论澜炼想要如何,但是轩月是无辜的,我希望楚皇能够不要将怨恨放在轩月身上。

还望楚皇不要伤害轩月,轩月是倾遗的妹妹,也是我的妹妹,希望楚皇看在曾经良儿为楚皇不惜自己性命征战沙场的份上,不要伤害轩月。”

墨雪渊起身,站在楚煜面前,看着他俊美的容颜,再度寒冷开口,她的语气永远都是这样,寒冷,没有一丝温度,面对楚煜的那一刻,她无法说服自己和这个曾经杀死良儿的人说什么。

“良儿,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,你难道真的不想要见我吗?”

楚煜抬眸,看着墨雪渊,双眸充满了心疼。

墨雪渊扭头,倾国倾城的容颜泛着寒冷,没有任何温度。

墨雪渊没有再说一句话,楚煜就这样看着墨雪渊,他想要伸手去触碰墨雪渊的脸颊,可是伸出的手却缩了回来,再也不敢妄想去触碰这个女子。

“曾经我拥有你的时候,是我不懂得珍惜,我知道,现在就算我将楚国拱手让给你,就算我给你天下,你再也不会有一丝动心,良儿,我不求你能够原谅我当年犯下的错,但是我想求你别这样对我。

你的冷淡,你的冷漠,这些都是你曾经对待敌人的,我不希望你这样对待我,就像对待敌人一样,你知道吗?”

楚煜来到墨雪渊面前,他狭长的眸子一如既往,深情万种,眼眸中只有这个倾国倾城的女子,心里,也只有这个美丽的女子。

可是这一次,墨雪渊抬眸看着他,再也不会像从前一样像一个小鸟依人的女子,撞进他的怀里,再也不会相信他任何深情,任何心疼。

“冷漠?你曾经对良儿,何止是冷漠,你欺骗良儿银装战甲,白玉遮面,沙场征战,九死一生,无数次身受重伤,无数次差点死去。

那个时候,你在做什么?你没有陪在她的身边,你没有关心她,你没有守护在她身边,而是在军帐之中和你的美人交欢。

楚煜,那个时候,你对良儿何止是无情,你的冷漠,你的背叛,你的抛弃,和我如今的冷漠相比,更本不值得一提,你有何颜面来和我说,我对你冷漠。”

墨雪渊即使怀有身孕,可是在面对楚煜的这些事情上,墨雪渊好像一个充满力量的强者,语气坚定,充满寒冷,如同来自地狱的死神一般,带着寒杀,带着掠夺,带着强大的仇怨。

楚煜毫无招架之力,墨雪渊这些话不是谴责,也不是抱怨,而是一个不争的事实,当初良儿身受重伤,而楚煜,却在军帐之中和苏莲一夜春宵。

良儿上阵杀敌,楚煜在后方搂着苏莲,给予苏莲所有最好的,良儿屡次深夜征战回到军帐之中,楚煜总是闭门不见拥着苏莲心安理得的睡觉。

一件件,一桩桩,若是墨雪渊不说出来,恐怕这些事情,楚煜还想要一只隐瞒下去。

“楚煜!你真是可笑,你曾经做过什么你难道不知道吗?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?

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,我断然不会找你前来,我良儿被你楚煜派千人追杀的时候,我便说过,若是我良儿不死,终有一天一定会让你楚煜付出应有的代价。

你说给我楚国,你的楚国是我替你打下的,楚国江山,原本就应该是我的,若是没有我,你如今早已经成为被人的刀下亡魂,楚国更不可能存在这个大陆上。

下个月便是澜炼送轩月前去楚国和亲,我这是在相求你,你若是觉得我冷漠,你大可不必答应。

轻枫!送楚皇离开!”

墨雪渊转身,语气寒冷,就连周围都透着寒冷的气息,大厅中的气氛顿时无比寒冷,四处透着来自墨雪渊身上强大的杀意。

“楚皇!请!”

轻枫来到楚煜面前,抬手示意,恭恭敬敬。

“良儿,你明明知道,我是不会拒绝你任何要求,我知道轩月是澜倾遗很宠爱的一个公主,而你,是那样的深爱着他,即使你不说,为了你,我也会照顾好轩月。”

楚煜走到墨雪渊身旁,摇着头,嘴角划过一抹无奈。

“无琉!”

寒冷的声音,带着帝王威严,庭院之中顿时出现五大侍卫,无琉等人来到楚煜面前,恭恭敬敬拱手。

“皇上!将军!”

“守护好良儿!”

楚煜再度开口,抬脚,便离开遗王府,他带着无琉等人前来,只身一人离开,只是为了让无琉来保护墨雪渊。

墨雪渊抬头,看着楚煜离开的身影,双眸中的寒冷渐渐变得平淡。

若是楚煜当初没有那样对待良儿,楚煜何尝不是一个很好的朋友,只是可惜,儿女之情,终究抵不过帝王之位。

他嘴上说的为了天下百姓,不过是当初欺骗良儿的谎言,当年良儿已经相信过他一次,是他没有珍惜。

有些人,你只是看了一眼,便已经觉得万水千山,有些人,你为他付出一生,最终得到的不过是深深的背叛。

良儿当年已经被负过一次,这一次,墨雪渊再也不会相信楚煜的深情,再也不会相信楚煜的认真。

“主子!苍落四人来信,他们已经秘密回到了朝国,去了月宫,暗中保护轩月公主。”

“雪姐姐,楚皇能够相信吗?”

清灵抬头,看着墨雪渊,袖子中的手,早已经握成了拳头,寒冷的气息丝毫不必墨雪渊少。

如果不是墨雪渊在,如果不是她听命与墨雪渊,刚才清灵早已经动手亲手杀了楚煜了。

墨雪渊回头,来到清灵面前,双手搭在清灵握起的拳头上,清灵缓缓松开手,看着墨雪渊,清澈的双眸,如同第一次相见一般,干净无邪。

“让幽冥到来国来,澜炼既然已经打击了葬夜,肯定会对幽冥下手,穆府一战,葬夜损失惨重,让幽冥把葬夜也带着到来国来。”

墨雪渊转身,背对着轻枫两人,寒冷开口,修长的身影,一席玄白,透着的,是来自雪山的冷冽,是来自九天的高贵,可是淡淡的威严,透着让人不敢有任何一丝违背的冷漠。

“是!主子!”

轻枫恭恭敬敬答道,转身便离开了遗王府。

“姐姐!五大侍卫。”

清灵来到墨雪渊身后,小声开口。

墨雪渊转身,冷冷扫视了无琉等人一眼,没有说一句话,抬脚便离开了大厅。

留下无琉五人一脸疑惑的互相看看,他们想要跟上去,可是将军的脾气,他们一向是知道的,也不敢妄自跟着将军,而是安静的站在原地。

“无琉,安排幽冥守卫在遗王府周围。”

五人垂头丧气的低下头,忽然听到来自墨雪渊的声音,顿时像是吃了兴奋剂一样。

“是!将军!”

“去看着他们一点,避免无琉几人和白辰派来的禁卫发生冲突。”

墨雪渊再度开口命令到,清灵接到命令,搀扶着墨雪渊回到房间,转身离开。

墨雪渊只身一人,明明回到了房间,清灵离开以后,墨雪渊还是不知不觉走到了梨花树下,玄白的身影,安静的躺在贵妃椅中。

梨花飘落,倾国倾城的容颜,好似雪上上安静绽放的雪莲,如同凝脂一般雪白的肌肤,丹凤眉眼,均匀的呼吸,平和的气息。

她已经在梨花树下安静的睡着了,白辰和揽华来到院子中,一眼便看到了安静谁在贵妃椅中的墨雪渊,摇摇头,转身便离开了院子。

“白辰皇子!白络山庄的人来了,说要找二皇子妃。”

一个下人来到院子门口,抬手恭恭敬敬。

“白络山庄?”

白辰皱眉,扭头与揽华对视。

“去看看!听说白络山庄少庄主和二皇子妃,是故交。”

揽华淡淡开口,白辰抬手,揽着揽华的腰间。

“去看看吧!”

说着,两人便相拥着,离开了院子,安静的院子中,梨花依旧纷纷飘落,贵妃椅上,白色貂裘盖在墨雪渊的身上,白辰离开的时候,吩咐了下人给墨雪渊盖上被子。

“白辰皇子!揽华大人!在下有礼了。”

洛宇坐在轮椅上,大厅之中,白辰揽着揽华站在洛宇面前,洛宇抬手,礼貌有致。

“络公子!”

白辰淡淡开口,审视着轮椅上的洛宇,眼眸之间,充满了震惊。

“白络山庄一向不过问红尘俗世,只管人的宿命轮回,今天少庄主前来遗王府,可真是一件奇事。”

白辰再度开口,看着洛宇的眸子,虽然冲满震惊,可是还是时刻防备。

“白辰皇子有所不知,澜王爷前去救王妃之前和在下说过,让在下带王妃回白络山庄,好生保护,所以在下此次前来,是特意来带回王妃的。”

虽然白辰话语之中透着对洛宇的质疑,可是洛宇还是无比平淡的开口。www.xy18app

This entry was tagged 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